南京市绿化园林局
icon
icon
icon
icon
天气预报:南京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园林动态 > 行业资讯
晴空之上 “垂直森林”
发布时间:17-08-10
  “垂直森林”将森林的植物生命汇集在城市空间中,是人、动物和植物共同的栖居之地。 
  在生态建筑这个圈子,斯坦法诺·博埃里的名字与“垂直森林”如影随形。自米兰“垂直森林”大楼建成后,这位来自意大利的建筑设计师就有意将“垂直森林”的种子播撒到世界各地。继米兰“垂直森林”、洛桑雪松之塔、贵州山之酒店后,博埃里及其建筑设计事务所的第四座“垂直森林”大楼———南京“垂直森林”,将于明年完工建成。 
  窗前即见会呼吸的“春夏秋冬”
  目前,在博埃里的“垂直森林”蓝图上,唯一建成并投入使用的,只有米兰“垂直森林”大楼,从这点来看,将自然状态中的森林移植到都市摩天大楼,难度之大超过想象,其背后是十年磨一剑的积累,以及对各种植物、结构、风洞和景观的技术研发。 
  正因为如此,米兰这组“垂直森林”双子建筑,才更值得人们仔细品味。 
  位于米兰伊索拉区的“垂直森林”于2007年动工,2014年竣工,是“垂直森林”01号,也即“母版”。
  两栋居民楼分别高110米和76米,包含113间公寓,视野非常开阔,城市风景尽收眼底。 
  与周围建筑有所不同的是,它的阳台上总共种有730棵乔木、5000株灌木和1.1万株草本植物,藤蔓、花卉根据阳光、高度等条件分布在建筑的沟沟壑壑。要知道,这些植物相当于1公顷森林所拥有的绿化量。平均下来,居住在这里的每个人被对应分配了2棵大乔木、8棵大灌木和40棵小灌木。 
  准确点说,“垂直森林”是披着植物外衣、具有生命的高层建筑,它将森林的植物生命汇集在城市空间中。建筑师希望,这两栋居民楼有助于净化米兰糟糕的城市空气,增加周边区域的生物多样性,同时保护居民免受阳光和噪声污染…… 
  在真正播种植物之前,建筑师们曾花费两年左右时间和植物学家一道,决定适宜“垂直森林”使用的植物品种和尺寸,选出包括栓皮枫、银杏、冬青树、常春藤、乔叶山麦冬等100多种本土植物。 
  当然,居民楼还采用了“抗植物蔓延”措施。据博埃里建筑设计事务所中国合伙人胥一波介绍,这样的“变形”所带来的土建建造成本,比同规格的普通摩天大楼只高出7%。 
  由于其独特的实验性质,第一座“垂直森林”在米兰一经建成,就引起了广泛关注。在建筑领域,它获得了2014年国际高层建筑大奖,还有世界高层建筑与都市人居学会授予的2015年欧洲最佳高层建筑奖。 
  来到中国后,“垂直森林”因时因地进行一系列改妆。 
  在南京项目中,建筑师需要对南京当地气候、景观、植被、现场条件等要素进行多方面的考察和研究。南京“垂直森林”位于浦口区,两座塔楼的特点是绿色树池以及阳台的交替,这也是米兰“垂直森林”形态的翻版。不同之处在于,两座分别高200米和108米塔楼未来会承载商业、娱乐、教育等多种功能。 
  根据设计,沿着建筑外立面,600棵高大乔木、500棵中型乔木娉婷而立———它们皆选自当地26种树木品种,还有2500株植物和灌木层叠交错,共同覆盖6000平方米的建筑体表面积。根据估测,这些树木将每年吸收25吨的二氧化碳,同时每天可以释放60千克的氧气。 
  安全问题专家早有考虑
  建成三年后,米兰“垂直森林”一直运转有序。 
  安全,是人们最为关心的。胥一波介绍,风是被主要考虑的气候因素。 
  一方面,由于风会对植物产生直接影响,另一方面,当树的大小和重量承受强风时,就会向建筑结构传导一系列巨大且复杂的力量。为此,在最初的规划阶段,他们就在米兰理工大学进行了“一比一”的风洞测试,以此确定出树木和建筑结构的应力分布……从中可以看出,“垂直森林”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建筑项目,而是由植物学家、昆虫学家、风动力学家和材料学家联合的科技团队构筑而成的。 
  南京“垂直森林”当下还只见骨架,未见皮肉,但也可先从米兰“垂直森林”的大量实验中,窥见一斑。 
  胥一波介绍,当时专家团队对种植盆、植物、锚、封装基板的实体模型进行了仔细计算与真实测试:测试真树在风速190千米/小时条件下,各部件的空气动力系数,以及在67米/秒的风速下,植物底部的力和力矩。同时,还要考虑当前和未来的建成城市形态,因为城市形态也会对风的流量起到决定性作用。 
  为了帮助树木抵抗住狂风的摧残,米兰“垂直森林”的树木锚固系统具有三重安全防护措施——— 
  临时安全装置:所有中型和大型植物的树根土球,被固定在种植盆中,里面有很多管柱组成的水平框架,而种植盆上会覆盖厚厚的草皮,草皮上面又用安全皮带来固定。这样一层又一层,可以防止树干倾斜或树木从草皮甚至从种植盆中翻出来。 
  基本固定装置:通过三根弹性安全皮带,所有中型和大型植物被固定在一个悬空的拉伸钢索上。 
  保险的安全装置:树木一旦遭遇极端恶劣的环境状况,比如风速超出了设计所允许的速度,那么还有最后一根“救命稻草”———钢制篮将树根球固定在混凝土结构上作为保护。 
  退役攀岩运动员将胜任“飞翔的园丁”
  “垂直森林”能否最终呈现如效果图一般的美好景象,取决于植物的健康成长。在高楼上管理植被的难处在于,不仅要应付植物生长的普通需求,还需综合考虑日常管理养护。 
  在米兰的“垂直森林”大楼中,每一株植物因光照条件和生长高度的不同,其需水量也会有明显差异。因此“垂直森林”使用了集中“智能”滴灌系统。 
  据介绍,这套灌溉系统有一个可以独立管理一小组种植盆的设备,一系列由电脑设备远程控制的探测器,可以监控植物的湿度。根据收集到的数据,供水系统灵活地开关,依循这组植物的实际需求来调整耗水量。 
  即使“垂直森林”更多传达出其机械化、智能化的省力一面,以消减来自社会上的质疑和错解,增加接受度和亲切感,但它仍然离不开人的亲力亲为,还创造衍生出世界上最酷的职业之一———飞翔的园丁,专司树木维护。 
  在米兰“垂直森林”中,“飞翔的园丁”每隔两三个月工作一次,这份与众不同的职业从凌晨4点开始工作,不仅能从高空森林中见证整座城市的苏醒,还可以在数千棵树木和植物间攀援、下落,帮植物枝条修理身姿,顺便叫醒蜗牛、甲壳虫和鸽群。从5月到10月,每个月要进行一次植物检疫,并检查植物状态,而所有灭害虫的行为,都是通过生物方法进行的。 
  作为专业的空中园丁,不仅仅要懂植物学、园艺,更要学会在空中保护自己。他们要在楼顶牢牢固定好安全绳,然后在不同楼层间的阳台上跳跃,逐层而下,在阳台之间穿梭,这是一个高强度的体力活。胥一波介绍,“植物学家+攀登者”是这份职业的双重要求,当“垂直森林”来到中国后,建筑师们已在物色“飞翔的园丁”合适人选,最终他们在南京找到了几十位退役的攀岩运动员。 
  如果园丁发现树木不幸死亡怎么办?别急,苗圃里有“替补”。因为“垂直森林”最重要的过程之一,就是选择需要培育和种植的树木,以保证其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和完整性。植物苗放在专门的可回收塑料空气盆中,空气盆的大小都经过特别校准,以确保根系的尺寸达到所需要求。 
  据《文汇报》 作者:史博臻

上一篇:

下一篇: 中山陵园管理局精细整治绘就生态画卷

南京市绿化园林局